三途屋

最近沉迷原创

【黑丹相关】做个白日梦

假设小黑洞和丹尼尔真的有什么秘密的py交易,所以丹尼尔现在肯定是不会让小黑洞挂掉的。

想看七神使发现了丹尼尔背地里的动作,企图利用丹尼尔把小黑洞除掉,后来被丹尼尔一再拒绝,丹尼尔甚至暗暗避开了神使布下的一些有可能让小黑洞消失的契机。

想看七神使终于忍不了丹尼尔这样的背叛,决定把他制裁掉。

想看制裁的那一刻小黑洞出现大肆破坏系统,把大赛搅的天昏地暗,最后偷偷带走丹尼尔离开这里也好,和丹尼尔一起找方法对抗七神使的阴谋也好。

反正结局就是他们私奔了

太妙了,是个很完美的结局,太美好了,皆大欢喜,比赛也不用打了没有参赛者死了各自回家吃饭喝茶吧

梦醒了,该是下一个梦了()

【黑丹】丹尼尔变成了手办

※安利你们去看看官爸推荐的短漫!微博和微信都能找到的,画手是微博@碗仔湾仔!特别可爱hhhh这篇也是关于丹尼尔变成手办,只是个闹着玩的日常xdd

“有参赛者在大厅战斗!有参赛者在大厅战斗!大厅遭到严重破坏!!丹尼尔大人!我们需要丹尼尔大人的帮助∑(°口°๑)!!”
“有参赛者企图逃跑!有参赛者企图逃跑!我们需要丹尼尔大人的帮助∑(°口°๑)!!”
……
裁判球手忙脚乱地跑来跑去,但只能在混乱中被踢到一边,体格太小,威力不足,裁判球除了不停地喊着其他的无能为力。这个情景目前还会一直维持下去,因为丹尼尔失踪了。
已经是昨天晚上的事了,平时,丹尼尔绝不会擅自离开岗位,估计是有参赛者发现了异常,就有些参赛者趁着丹尼尔不在开始肆意妄为,甚至有在混乱中想浑水摸鱼逃走的参赛者。
裁判球把情况报告给了七神使,七神使有点紧张,一向安分的丹尼尔绝不不会背叛他们,也不会无缘无故离开星球,可是疑问又大了,七神使感应不到丹尼尔的能量,那么他到底在哪?

小黑洞伸了伸懒腰,打了个哈欠,很显然是刚睡醒,他东西南北地都晃了一圈,然后很惊喜地发现外面居然没有人也没有球。
“丹尼尔,来陪我玩啊——”兴高采烈地蹦出来,然而这里是真的谁也不在,空空荡荡的。
“唔……真无聊,他们都去干什么了呢。”小黑洞随意地荡了几转,突然被眼前屏幕上的信息吸引住了,那是裁判球记录的一些丹尼尔不在后未能处理的事情,看着这些琐碎的事务,小黑洞却很兴奋:“诶,原来都有这样的事发生啊,好玩好玩!”
信息很快就浏览完了,小黑洞又没事做了,他瘫坐在地上无聊地用手画着圈,“还是好无聊啊……还是丹尼尔在最好玩了……难道…丹尼尔在和我玩捉迷藏??!”
被一闪而过的想法打了一筒鸡血,小黑洞激动起来,用极快的速度找遍每一个角落。
“丹尼尔是不是变成了什么东西躲起来?不然他这么大的人,我怎么可能看不见!”小黑洞仍然坚定着自己的想法,仍然相信这是一场捉迷藏,“不管你变成什么东西,我一定能找到你!”小黑洞非常自信。
“哎哟……!”小黑洞跑太快了,撞到了桌子,然后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砸到了头。
“这是什么啊!痛死了!!”他愤愤地拿起那个东西往地上随手一砸,
——不对,那个东西好像有点眼熟…
一个精细,上下全白的模型一样的东西,头上一个大光圈,全身好像缠满了绷带,他还有姿势,像极了丹尼尔对裁判球发号施令的威风堂堂的样子。
小黑洞一拍脑袋,“这不是丹尼尔吗!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变了什么!”
他捡起这个模型,转在手上看有没有被摔坏,好奇地把这个奇怪的模型都摸了个遍,戳来戳去,愣是没看出一点玄机。
“喂丹尼尔,你在干什么啊。”

丹尼尔就在晚上工作的时候偷了个懒,小睡了一下,一醒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,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他一直摆在桌子上,看着裁判球发现他不见,慌得团团转,然后报告给七神使,直到现在小黑洞把他放在手上看来看去。
他想变回原来的样子,现在有很多事要处理。
于是他说:“小黑洞,把我弄回来。”
可是他怎么能说话,幸好小黑洞偏偏听到了,“丹尼尔,是你在说话吗?”
“快点,把我弄回来,别玩了。”言外之意是裁判长已经对你发出了请求,你帮帮忙。
“不,要!”小黑洞直接朝模型做了个鬼脸。
……是意料之内的但是意料之外地接受不来怎么办。
“而且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把你弄回来,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好玩的,我抱你回去玩上一天,之后你再想办法吧!”
小黑洞很明显对这个新奇的玩具爱不释手,还是丹尼尔变的,更好玩了,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抱着新玩具回到了一直呆着的序列天柱。
-fin-

【黑丹】没有题目

※背景是参赛者都死光了x
※这对真的可爱,是邪教吗2333
※没有文笔

丹尼尔没有回去向七神使汇报。比赛结束,他也累了。他拐进背后的树林,停在一棵树前,“行了,出来吧。”
没有回答,树上的叶子簌簌地响,片刻过后这棵树倒下了。丹尼尔躲过了这棵树,绕到后面,有点好笑地看着缩成一团的黑黑的东西。“别耍小孩子脾气。”
闻声,黑团才抬起头盯着他,两人对视不过几秒,前者就撑不下去了。
“不是说那个黄毛会活下来吗?”小黑洞气鼓鼓地说。
“我以为你会帮他,难道你真的蹲在树后什么也没干?”丹尼尔有些惊讶,他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捣蛋的“疯子”今天这么听话。
小黑洞没好气地扔下一句“我懒”,然后眼珠滴溜一转,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。绕着丹尼尔转了几圈,最后在他头上坐下了。
裁判长大人的脸唰的一下就黑了,还没作出什么反应,不想竟有裁判球一蹦一跳地来了。多得他眼疾手快,立马把头上的东西扯下来往旁边远远地一扔。
“裁判长,神使大人们叫您过去(◦˙▽˙◦)”
“好。”丹尼尔觉得他刚刚做的很好,还理所当然地认为“毕竟不能被发现啊”
小黑洞:#~%?…;# *’☆&℃$︿★

踏入冰冷漆黑的空间,周围弥漫着忧伤的气息,秋抽泣的声音在回响。其他的六个神使沉默着,一言不发。
“丹尼尔,赶紧筹备下一场大赛吧。”
“唉,又要等一阵子了。”其中一位嘀咕着。
“是,神使大人。”丹尼尔随声应答。秋还在哭,于是其他神使先离开了。
“节哀顺变。”

重新回到树林里,没走几步就被狠狠地踹了一脚。
丹尼尔低下头,那个调皮的少年笑得人畜无害的脸就凑了上来,“不好意思。”潜台词就是我是故意的。
丹尼尔叹了口气:“下一场大赛很快就要开始了,你想干什么快说。”
“干什么?不是说好陪我玩吗?!再搞一次这玩意我就要憋死了!”小黑洞愤愤不平。
“那就回你的宇宙去,外面总比这里有趣多了。”
听了这番话,小黑洞却突然笑了起来,就是过去偶尔捉弄参赛者得逞后的那种大笑,而这次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。还是熟悉的笑声,传到丹尼尔心里却让他毛骨悚然。
小黑洞一边笑一边使劲拍打着丹尼尔的头,给他翻了个白眼,“我说你是不是傻,你觉得如果不是你在这,我会待在这个一点都不好玩的地方吗?”
看他没反应,小黑洞戳了戳他的脸,结果越戳越觉得好玩,一发不可收拾地继续戳了起来。
“没想到你的脸也挺好玩的。”
丹尼尔脸一沉,揪住沉迷戳脸的小黑洞:“闹够没。”
小黑洞一笑,倒是很诚实很爽快地告诉他:“没有!”
丹尼尔有些头疼。
“好了不玩你了哈哈哈哈!!”嗜玩的小黑洞又不停地唠叨起来,“走吧,我们去哪玩…不对,这里有什么地方玩吗!!…算了随便转转也好。那去哪呢,自由丛林都玩腻了,不去!对了!还没去火焰山泡过温泉呢!还有”
丹尼尔头更疼了。
但是他不得不承认,听到小黑洞反驳自己的那段话,有些温暖。
“…说话好好说,不要坐在我头上。”
收回前言,小屁孩真烦。
fin